一句話,能有多少重量?



可以很重,其實。



只是,重量存到多久,又是另外一個問題了。



擲地有聲的乾冰,

落地後,洩下的只是一地的蕩然無存。



響屁,放了再多,也只是個屁。



所以,走進這個城市,

我,感受不到任何的重量。



人的話沒有重量,

人的行為沒有重量,

人的感情,也沒有重量。



絢爛奪目的外表,

也不過只是個包裝精美的乾冰。



知道嗎?

靈魂的重量是固定的。



總和,永遠不會改變。



所以,

當人們把自己的外表包裝得越來越重,

裡面的重量也就越來越輕。



最後,變成了乾冰。



說的話好像很像真理,

作的事看起來很有意義,

就連外表看起來也是感覺得體。



時間走著走著,回頭一望,

「咦?怎麼消失了」



有些乾冰不願意失去形狀,

拿個橡膠套套著,

剛開始還可以在空中飄個兩下,

最終還不是地上的一個爛氣球。



不是不想聽,而是聽不見;

不是不想看,而是看不清;

不是不想聞,而是聞不到;

不是不想存在,而是...



走出這個城市,我,飄起來了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daiwan 的頭像
daiwan

呆灣!!我愛台灣!!我站在台灣上!

daiw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