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多時候大家都會不由自主的罵幹這個字:

玩遊戲的時候,遇到破不了的關,幹!

寫考卷的時候,遇到明明看過的題目卻忘記了答案,幹!

碰到教授耍陰,莫名其妙當掉一堆人,幹!

基本上,人是沒有辦法控制自己不罵幹的,它就像一隻小飛蟲,偷偷地躲在角落,趁你一
不留神時就跑出來滿天飛舞,幹個不停!

其實我覺得適當的罵幹是必要的,它就像一個宣洩口,人人都可以從這個小小的幹字中獲
得解放,它就像是救世主,把我們這些可憐的子民從罪惡的深淵中解救出來,經由一個幹
字,這個世界變得和平了些,原本要去放火的,經由罵了個幹字,他選擇了去澆花,原本
要去殺人的,經由罵了個幹字,他選擇了去床上進行活塞運動,替這個世界增加一個可愛
的小生命,你看幹字他多偉大呀!

但是卻有人否定了幹字的存在,那種人就叫做大人,大人總是在小孩子罵幹時賞他一巴掌
,並說道:「不准說髒話!」但是遇到他們自己憤恨不平的時候,又總喜歡罵幹:

「幹!這個國家沒救了」

「幹!前面的是在堵屁呀?」


「幹!他媽的這球又沒進!」

天知道小孩子有一半的髒話都是跟大人學的!

就拿我來說吧,我認識的第一個髒話是幹你娘,而且是在我媽很氣憤的罵我哥時聽到的,
記得那時候我是國小一年級吧,一個傻小子朦朧無知,看到媽媽氣得像一個茶壺不斷噴氣
,哪敢跑去太歲爺頭上動土勒?於是我暗暗記下這個詞,決定有一天要把它弄個水落石出
,既然母親大人不能問,而現階段看起來學識淵博的人就是學校老師了,於是第二天我興
沖沖的跑去老師辦公室,當著全辦公室老師的面興奮的大吼:「老師!幹你娘...」老師
也不等我說完,立刻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動作賞了我一巴掌,說道:「小小年紀不准說髒話
!」

那天我屈辱的拿著兩桶水站著上了一整天的課,放學後還被留下來寫了一百遍的我以後再
也不說髒話。

既然老師無視於我的問題,我轉向了我那知識也看似淵博的爸爸。

我走進了客廳,老爸與阿公兩人正看著電視笑得樂不可支

恩,心情不錯,是下手的好時機

我小心翼翼的跑到老爸身旁,緩緩的說道:「爸爸,幹你娘....」我話還沒說完,原本在
一旁盯著螢幕笑得像白痴一樣的阿公突然臉色一變,一腳將我踹飛了出去,我向後滾了好
幾圈,碰的一聲撞上牆壁,差點失去了意識。

朦朧間,我看到老爸架著激動的阿公,阿公一邊奮力的掙扎一邊吼叫到:「死小子!連我
的妞也敢上,不要命了!」接著我就被阿公踢飛過來的鞋子砸中,失去了意識。

等我再次清醒時,我看到爸爸和藹的坐在我身旁,看著我笑笑的問道:「米青仔,告訴爸
爸你那個詞彙是從哪裡聽來的呢?」

在那一瞬間,我感到了親情的溫暖,誰說世上只有媽媽好?

對於連日來的委屈,突然間有了依靠,我倒在爸爸懷裡淘淘大哭,爸爸也沒多說什麼,只
是任由我哭泣,用他那溫熱的大手撫摸著我的背,安撫我幼小的心靈。

「是媽媽在罵哥哥時說的。」

爸爸聽到我這麼說,臉上祥和的表情突然消失,猛然站起,讓原本趴在他懷裡的我咕嚕的
滾到了地下,我還記得爸爸臨走前齜牙列嘴的怒吼:「這個死女人,有了我還想自己來!


家庭裡的戰爭,往往是小孩子無心的一句話

在那之後,我就在也不敢跟別人提起幹你娘這三個字,免得造成不可預期的戰爭,直到我
升到國小五年級。

那時候班上流行看西洋片,我們幾個小孩老喜歡在下課的時候,把一根粉筆夾在手上湊到
嘴邊吸上一口,緩緩說道:「雪特!」一副自以為瀟灑風流的模樣,天知道我那時吸了多
少粉筆灰導致現在的腦殘。

不過雪特這個詞倒是在小孩之間引起了一陣風潮,大家有事沒事就會雪特兩句:

「雪特!橡皮擦借我!」 「雪特!好啦!」

「欸!雪特!」 「雪特!做什麼啦?」

活像是每個人的綽號都叫雪特一樣

而shit也因此成為我第一個學會的英文單字,到現在我都還背的比apple還熟呢!

那時候我們的導師是個獨裁專制的暴君,對家長是逢迎拍馬,對學生是惡言相向,把快樂
建築在我們的痛苦之上,心情好就是全班跑操場,心情不好就是蛙跳全校,大家在他的淫
威之下都是敢怒不敢言

而我們導師最會的一招,就是栽贓嫁禍,班上有一個同學的爸爸是家長會長,所以導師對
他是特別關愛,做錯的事都會有其他學生幫他扛起,就拿有一次他當著導師的面打破窗戶
來說吧,導師只是摸著他的頭笑說沒關西,轉過頭來就兇惡的對大家吼道:「誰打破窗戶
?沒人承認是吧?口乞米青,就決定是你了!明天帶500塊來賠。」

我憤怒,我火大,我無處發洩,新仇舊恨參雜在一起,我的怒氣值已爆表,但是我能怎樣
?我只是個連導師下巴都碰不到的死小鬼,難道你要我變身成超級賽亞人嗎?我背後又沒
長尾巴。

所以我從鉛筆盒中拿出了一把美工刀。

我把弄著手上的美工刀,我感到有一股氣在我體內翻騰,四處亂撞,卻又無處發洩,弄得
我非常不舒服,也不知是怎麼回事,我下意識的大吼了一聲:「幹你娘!」

突然之間,這個世界又變美好了,陽光燦爛的從萬里無雲的高空中打下,微風徐徐吹拂,
鳥兒快樂的在樹林間啾啾的鳴叫,貓跟狗手拉著守在那裡把歌唱,這是界是如此的祥和,
如此的美妙。

當然,失去殺氣的我,下場就是被導師抓起來打了20大板外加罰寫一百遍的我以後再也不
說髒話。

但是幹你娘這三個字卻在班上吹起了流行風,它就像朱元璋打敗元朝一樣,將外來語雪特
打入了無情的歷史深淵之中。

可惜好景不常,幹你娘這三字竟然在一次小孩子的拌嘴中,分裂成兩派,坐在教室右邊的
小朋友自名為東派,他們認為幹你娘三字太長,太拗口,所以簡化只用第一字來代替全部
;而坐在教室左邊的西派人則認為一個字沒魄力,堅持用後面兩字作為代替,兩派人馬爭
鬥不休,經常可以在班上聽到這樣的對話:

「幹!最好是啦!」 「你娘!最好不是啦!」

「用幹比較好!」 「你娘更好!」

「幹!」 「你娘!」 「幹!」 「你娘!」

但是這樣的紛爭沒有持續多久,班上有一個姓吳叫阿桂在家中排行老三的同學,平常補過
一點英文,在一次幹跟你娘兩派爭吵不休時,緩緩說了一句:「法客游!吵死了!」

從此清兵入關,明朝敗亡,人人剃髮結辯,法克尤聲不絕與耳。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daiwan 的頭像
daiwan

呆灣!!我愛台灣!!我站在台灣上!

daiw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