"When the pub closes, I leave"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--Winston Churchill



似乎在pub裡靜靜的聽音樂是很困難的事,

總是有打不完的招呼,乾不完的酒,

到一間pub裡最重要的就是把自己搞成店裡的熟咖。



無盡的爛醉,搭訕、撫摸、勾搭,

正人君子尋找著自己的座騎,

良家婦女攀附著噱啷的凱子。



女人有溝的擠溝,沒溝的拼敢露,

男人有型的賣臉,沒臉的衝幾張小朋友。



錢、名聲、地位,

All you can get,有能力就儘管拿,

拼死拼活當然不可能只為生活。



只是拼了永遠都不夠,

今天帶出場的,明天就成為過去,

揮一揮衣袖,尋找下一段精彩。



日子一天一天過,關店了就等開店,

直到玩膩的那天,人才會真的離開。



缺月掛疏桐,漏斷人初靜。

誰見幽人獨往來?飄渺孤鴻影。

驚起卻回頭,有恨無人省。

撿盡寒枝不肯棲,寂寞沙洲冷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--蘇東坡 <卜算子>



什麼時候才學得會灑脫?

還是逃避其實才是事實的真相?



蹲在吧檯的一角,看著滿場的意慾愛淫,

幾溝的原來都是沒肉,沒外表才會敢露,

沒型的才讓把自己搞得有型,沒啷的才會擺闊。



有什麼可自誇的,其實都是缺點,

有缺點的人才會去炫耀那一切,

被pub占據的人才會想去占據pub成為熟咖。



一種無知,一種,自慢。



原來坐在Pub中,聽著音樂,

那不是一種夢想,而是一種灑脫,

一種...平凡的靜謐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daiwan 的頭像
daiwan

呆灣!!我愛台灣!!我站在台灣上!

daiw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