傷懷。

  不知道為什麼,最近常常會想起一些以前的事情,現在也是,我轉著筆,思緒飄回到從前的從前……
  我走到了這熟悉的街頭,望著眼前的景色。一樣的場景、一樣的我,只是,當初的那種悸動已經不復存在。

  幾年前,我跟她也曾經站在這熟悉的街頭,我緊握著它的手,感受著她手心的溫度。
  曾經,我也跟她說過永不分離這種不太可能做到的話,那時我們都覺得,我們會永遠在一起,只是,過了一年後,那熟悉的街頭,只剩下我一個,而她,早已離去。

  那一年,她提出了分手。我一直不懂,她當初是為了什麼而離開我……一封信、一捲錄音帶,和一張照片,只留下這些在我家的信箱內,她就消失了,沒有預兆的。
  我記得,當時我並沒有哭,只是呆呆的,拿著信,一遍一遍的看,放著錄音帶,一遍一遍的聽,到了睡覺前,就拿出護貝好的照片看著,有時候我看著她的照片,我會忘了我原本想做什麼。譬如說我明明就要做功課,可是我看著她的照片,我會像發瘋一樣,看著她的照片直到睡著。

  「毅翔,如果說,有一天,如果我跟你說我多出了一個未婚夫,你會怎麼樣?」那一天,逸凈抱著我的手,嘟著嘴問我。
  「這是第四次問我囉!不過我還是要說,唔……我可能會受不了這個打擊,不過……我現在比較想先吃掉妳。」我轉過身來,壓著她的身體笑著說。
  「呵呵,吃了我?你行嗎你?」她用手指括著我的臉頰說。

  那一晚,我們發生了關係。我們兩個都是第一次,都做的笨手笨腳的,那一晚,如果有人在旁邊的話,可以聽到這種對話……

  「這是什麼?」她抓著我的下面問。
  「呃……不知道。」我尷尬的說。
  「你騙人!」她用力捏著我的下面說。
  「吼,不管啦,我連這個要放到妳的哪裡都不知道,我怎麼知道啦!」我耍賴的說。
  「你這大笨蛋!」她笑了,笑的很開心。

  隔天早上起來,她還沒有醒,我憐愛的摸了摸她的臉頰,起身穿好衣服,出門去買了早餐。
  我回來的時候,她就已經離開了,只留下一封信、一捲錄音帶、一張照片……

  我走到桌子前面,我感覺我的手正顫抖著,我拿起信,拆了開來。

  「親愛的大笨蛋,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,我們大概已經發生了關係,而我也已經走遠了……記得嗎?我問過你:『如果我有了未婚夫,你會怎麼樣?』我想跟你說,如果我有未婚夫這句話,是不正確的,我是真的有未婚夫。我媽擅自幫我訂好了結婚的人選以及時間,而我,完全不能抵抗。所以我只好試著讓你接受,但,我怎麼樣也說不出口……我知道你對我很好,我平常很任性、很大小姐,可是你都默默的忍了下來,還對我這麼的好……我真的很愛你,最後,我想不出怎麼辦了,我只好將我的第一次交給了你……答應我,不要去找我,你去我家也找不到我的,我們全家都搬家了……乖,聽我的話,這是我最後一次的任性,答應我一件事,趕快忘記我,再去找一個比我更好的女朋友。或許,我不是一個很體貼的女朋友,但是,我很愛你,是的,毅翔,我很愛你。By:逸凈。」

  我呆呆的看完這封信,很神奇的,我沒有哭,我以為我會哭,可是我沒有哭。
  我放了錄音帶,內容跟信一樣,只是多了一首歌──傷懷。這是逸凈自己寫的,我還記得,她當初彈著鋼琴唱給我聽的情景,只是,現在,只剩下我孤單一人。

  我呼出一口氣,走出門外,走到那熟悉的街頭,望著來來去去的人潮,我感到好孤單……
  我大聲的吼了起來,用力的宣洩出我的難受,眼淚不自主的落下……

  而那是三年前的我。
  三年後的我,依舊是站在這熟悉的街頭,依舊是感到孤單。不過,多了一種感覺,思念纏身的感覺。
  纏身的思念,我掙脫不去,只得讓它漸漸的,把我包成一個繭,而後,成為一個思念載體。

  逸凈,妳,是否也是如此?
  我無法忘記妳,也無法再去找另外一個女孩,只因為,我認為,沒有人比妳更好。

  我,正唱著妳的「傷懷」,妳聽到了嗎?


  End –

  傷懷。
  詞:林逸凈 曲:林逸凈

  哪年哪月哪天,我離你而去,找不到一絲留戀。
  那年那月那天,我淚流不止,可是我已離去。

  找不到相愛的證據,只剩下一張白紙,裡面寫著我與你,的從前。
  找不到流淚的理由,只剩下孤單一人,我走著走著,找著你我的從前。

  或許我們都喜愛這種傷懷,拿著傷懷來刺痛著自己,
  也許我們都愛上這種傷懷,為了這種傷懷去觸碰愛……

  直到我們都被這種傷懷,傷的遍體鱗傷才肯放手,
  那一天,我們都留下了傷懷,直到,那最後一夜。懷念到那最後一夜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daiwan 的頭像
daiwan

呆灣!!我愛台灣!!我站在台灣上!

daiw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